2015年2月16日

【文章】荒野成長的孩子:在山野找到的勇氣 作者:陳峰(晨風)


橫越山澗
翠綠 黯綠 墨綠 千變萬化的綠
偶爾點綴朵朵艷花
耆老們眼底閃爍的智慧
是否也隱藏其中?
唯有細聽山林的低喃
 一切將由勇氣揭曉 

茂林得恩谷,去的次數之多,似乎已踏遍每個角落,然而每回的感受,都是截然不同的。有次與山野共住一晚的體驗更是令人難以忘懷,因為那是個十足的膽量培訓旅程。
一場虔敬的入山儀式正在水泥路與萬草叢生的交界處悄悄進行。眾人們虔誠靜默地圍繞著一塊圓滑的大石頭,上面放著成雙成對的「祭品」,代表著我們對耆老們最虔誠的對象─祖靈─的尊敬。也許就是因為這樣令人肅然起敬的儀式,儘管來了不少人,山,依舊保持著翠綠而茂密的樣貌。
沿著被草木淹沒的蹊徑緩緩前進至一片陌生之林,忽然視野變得開闊,樹木高聳入雲,小徑向左延伸成一個半圓型的廣場,使得陽光終於能照耀在我們今晚的住所──空蕩蕩的半圓土地。一刻都不得容緩,一陣手忙腳亂後,原汁原味的獵寮便有了個雛形。但是,有個重要性不在住所之下的建設,正是我與另外兩人的重要任務:搭建人人需要卻不一定喜歡的便所!(驕傲語氣)
首先,是挖一個深不可測的茅坑與世上獨一無二的「地面式小便斗」。當然,完全不必擔心有風光外洩的可能,滿地枯乾的山棕葉直立成道道屏障,隙縫中穿插著鮮綠的腎蕨,巧妙地掩住了各方向的視線。除此之外,還有親切的樹枝路線指導、石塊腳踏墊和綠葉衛生紙等多元服務。雖然流了滿身大汗,不過任誰看到這偉大工程完工的那一刻,心中都會充滿了激動與榮耀吧!我想我便是如此。
夜深,入睡之前,還有一項終極挑戰:人人都必須獨自一人沿著毫無人工照明的山路前往一百公尺處拿取睡袋,實在是名副其實的膽量訓練。那天,我抬頭望見月光異常得明亮,甚至能依稀看出地面隨風而擺的葉影,殊不知這是黑暗中最令人膽破魂奪的。在四下無人又沒帶手電筒的路程中,套用夏曼藍波安飛魚季一文所提:「心臟開始有了不規則的跳動」,連一點風吹草動都使我嚇得膽顫心驚,根本無暇欣賞難得一見的夜景。但也由於這次短暫的獨自路程,讓我對於「黑暗」跟「山林暗藏的危險」兩者所產生的恐懼減少了幾分,因為了解到了這些其實就像李偉文曾寫過的:「當我們一直害怕一些莫須有的東西,將精力耗在完全不必要的擔心時,會忘記真正應該害怕的事物」。考驗結束後,不知是太疲憊抑或是心中不再懼怕,在耆老們穩沉的歌聲中,那一夜睡得特別熟。

下山,啜飲苦酸甜兼具的小米酒,思考著一路上的改變與成長。不再認為自己做不到,也領悟了「直到人們有勇氣讓海岸線消失在視界之中,才能發現新大陸」的箇中道理。大自然教我的事,永生無法拋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