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7日

【議題文章分享】二階環評範疇界定會議所為何事? -赴立法院參加「二階環評範疇界定會議進行程序」公聽會後記 培力組組長張讚合/河烏


6/29(一)荒野夥伴佳良、蟾蜍與河烏赴立法院參加劉建國委員辦公室召開的「二階環評範疇界定會議進行程序」公聽會,這是由水資源保育聯盟委請劉委員召開的。參加的環保團體相當多,例如地球公民、水患治理監督聯盟、環境法律人協會、台灣環保聯盟、看守台灣協會、要健康婆婆媽媽團……等等。蟾蜍代表荒野上台發言。
「第二階段環評」是某些對環境有重大影響的開發案,由於有環保團體的關切,環保署的環評委員會在第一階段環評未能作出結論的情況下,讓這種開發案進入第二階段環評。當一個開發案被「打入二階環評」以後,開發單位就得重新撰寫「環境影響評估書」(第一階段時稱為「說明書」)。「評估書」應該包括什麼內容,就由「範疇界定會議」討論決定。

我參加過統一夢世界與日月潭水里大彎服務區兩項開發案的範疇界定會議。我發現環評委員對範疇界定會議的興趣不大,參加者寥寥無幾,因此會議之進行基本上就是環保團體與開發單位及其顧問公司之間的折衝。如果有環評委員在場,通常他們只做些打圓場的工作,當然也可能有那種專門替開發單位幫腔護航的委員。因此,環保團體與開發單位、環評委員乃至到場的政府官員之間的對等關係是非常重要的,必須要讓環保團體可以暢所欲言,才有辦法對過度開發的案件形成制衡作用。而環保團體是否能充分準備、熟悉案情,是環保團體展現實力的根本關鍵。
當強有力的環保團體介入時,常讓開發單位痛苦萬分。也許開發派對環保署施加壓力,環保署委請「台灣環境管理協會」對二階環評制度進行檢討。台灣環境管理協會在今年5/28召開了一次說明會。根據說明會資料,他們打算對範疇界定會議的會議程序進行改變。改變的主要內容是打算採取所謂「共識決」,與會者有共識的部分即納入評估,沒共識的部分,開發單位只要在評估書初稿做些「回應」即可。而環保團體要發言必須先在會前提供書面意見,否則就得在會前20分鐘先「申請」登記發言,每項發言都只能以三分鐘為限。環保團體的提案,開發單位可以決定是否採納。
這樣的改變如果成真,環保團體藉由範疇界定會議制衡不當開發的力量將會蕩然無存。本來環保署自己就該為環境的永續負起完全的責任,只是在現實上,環保署畢竟也是行政院的附屬單位,必須服從行政院的決策。在官官相護的現實情境下,環保團體只好出來充當環境永續的捍衛者。觀念上說,環保團體可以幫環保署講出某些不適合由環保署官方講出來的話。如果環保署把環保團體當作麻煩製造者,跟著開發單位來限制環保團體,那麼,真的,二階環評不要也罷!大家都來等著街頭示威,用街頭示威解決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