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8日

【文章分享】來自二仁溪上游內門馬頭山的呼喚 -培力組河烏

7/28(一)梅子、甘蔗與河烏到長榮大學參加「2015第二次二仁溪污染整治民間討論會暨二仁溪守護聯盟會議」,會議由長榮大學河川保育中心洪慶宜教授主持。
基本上說,這次會議除了「例行性」的對某些污染源的指控,例如工業區與養豬戶的污染,主要重點似乎已經轉移到二仁溪河廊的親水規劃。當污染問題真能逐步解決之後,原來那種惡臭、髒亂,令人嫌惡的河流印象,應該也就可以逐漸改變。改變之後,當然盼望能夠恢復從前那種人與河流的親密關係。因此,自行車道、濕地、獨木舟、舢筏、生態觀光等等,也就日益受到重視。應該說,這是好消息,表示二仁溪中下游的污染狀況確實有所改善。
不過,這次會議來了一群不速之客,他們是由台南社大吳老師引進的內門、旗山地區反對廢棄物掩埋場的自救會成員。他們在會議進行的最後階段,起來跟與會者訴說他們的美麗家鄉即將出現大型廢棄物掩埋場,尋求與會者支持他們捍衛家鄉環境的正義行動。會議最後決議促請高雄市政府重視內門鄉親的民意,重視該廢棄物掩埋場對河川污染的可能影響。畢竟上游弄髒了,中下游也一樣保不了。

故事是這樣的:在內門、旗山、田寮三區的交界處,也就是從田寮交流道往旗山的28號省道的半路上,有一座充滿傳奇故事的「馬頭山」,這是古「羅漢門八景」之一的「銀屏獻瑞」。有一個「富駿公司」打算在緊鄰馬頭山東邊的山谷設置一座28公頃的乙級廢棄物掩埋場。由於他們買下的土地超過100公頃,所謂28公頃應該是刻意切割環評後的第一期規劃。



掩埋場預定地地面水屬於二仁溪水系,整個二仁溪水系都不是水利署所劃的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更不用說環保署所劃的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因此,依法,這種地方是可以申請設置廢棄物掩埋場的,而申請案是否獲准,則決定於環保單位的環評委員會。環評委員有義務就該案對周遭環境的影響程度,決定是否通過。本案由高雄市政府環保局的環評會負責審查。
我想,馬頭山案的關鍵可能在「地下水」。富駿公司的環說書有好多地方一再重複敘述:該掩埋場場址有厚達數千公尺的泥岩,所以不可能有地下水,這種地方最適合開發廢棄物掩埋場。如果環保團體有辦法證明那裡是泥岩與砂岩的互層,有豐富的地下水,而且,它的地下水就是流向旗山溪,高雄人飲用水的來源,那麼環保團體就有足夠理由出面來反對這項廢棄物掩埋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