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4日

【荒野台南人物誌】荒野與我,一切都是因孩子而起…… 台南分會編採志工小組


起緣荒野
「會認識荒野,都是為了孩子。」這是一常在荒野親子團夥伴之間聽到的一句話,對於目前擔任荒野台南分會綠活圖組長、兒童長陪召集人的金魚草來說,也是如此。
金魚草
金魚草

金魚草回憶著說:「96年常在孩子就讀的幼稚園裡看到一位爸爸,放學來接女兒時會應女兒的要求,在校園裡拿著繪本為女兒說故事。當時我心裡想,多特別的一位爸爸啊!

幾次閒聊之後,得知他正在籌備荒野炫蜂團,一個帶孩子在大自然中活動的團體,而當時的這位爸爸正是南一炫蜂團的創團團長劉家彰(天空藍)。這樣的活動方式很吸引我,只是孩子當年還未符合入團年齡,而等待的其間也一直聽聞其他已入團的家長述說炫蜂團多麼地搶手,終於,苦等兩年後孩子合乎入團年齡,順利地進入了炫蜂團,這也就此開始了我與荒野的緣分。」
當炫蜂團團長的丰姿
當炫蜂團團長的丰姿
續緣荒野
荒野,是一個以志工為主的團體。在一個志工團體中,志工們往往因為已經達成了原本加入時的動機或期許,便會離開,這樣的現象在荒野親子團中更是如此,但是金魚草卻在孩子長大離團了之後,依然繼續在荒野擔任幹部,為何她現在還能夠持續在荒野付出呢?
金魚草這樣說:「親子團最會感動人了,第一年進入親子團就當個大蜂,看著無私、充滿著愛的工作團隊運作,自己就被感動了。從隔年開始,我就擔任導引員、再來接任團長、一直到成為育成會副會長,並接受親子團各項基訓,承接基訓課程擔任講師等。這段期間自己在家庭、職場工作、與接任親子團幹部三方之下,其實是承受非常大的壓力,但也因為親子團夥伴彼此之間所流轉的愛、適時補位分擔,才能承受得住。尤其是擔任團長時,那時身為南區親子團總團長的鄭弘杰(巒大杉)寫給我一封鼓勵的信,讓我最為感動,每每看到巒大杉拖著需要隨時補充胰島素的身軀,全程參與每一場的基訓,將南區親子團的制度、培訓一點一滴慢慢的建置,就給我很大的感動。
4 3
再加上有位多年一直合作,默契十足的夥伴劉碧華(蘆葦),我當團長時她是副團長;當她當會長時我則是副會長;現在我當綠活圖組長,她也是副組長;我是兒童常陪召集人,她是團長。目前南一團育成會能夠與分會有較多的連結,也是當年我和蘆葦苦心開始經營而起的開端,,想起來就覺得與有榮焉。與夥伴一起完成任務的那種感覺是最令人愉快的,也有很大的成就感,這也是我一直想在荒野的因素。」
期許荒野
荒野成立20年,而台南分會今年也10歲了,人無法完美,也沒有一個組織是完美的,對於荒野往後的發展有沒有什麼建言?金魚草說:「沒有什麼建議,分會今年也很活絡,提供了很多的講座、課程讓會員可以藉著這些的活動與分會有更多的互動,這樣的方式很好,曾和分會其他的夥伴談及此話題時也都有獲得不少的正向回饋,當然希望未來有更多的會員一起加入志工行列而非單純的荒野會員而已,夥伴們一起努力。」
荒野是個願意為夥伴架設服務舞台的應許之地,正如金魚草所說的,我們也希望夥伴們在荒野能開心地成就夢想,為後代子孫能再享受這一切自然的美好繼續努力。

文章來源:悅讀荒野https://sownewsreport.wordpress.com/2015/08/18/%E4%BA%BA%E7%89%A9%E5%B0%88%E8%A8%AA%E8%B3%B4%E9%BA%97%E8%88%9F%E9%87%91%E9%AD%9A%E8%8D%89%EF%BC%8C%E8%8D%92%E9%87%8E%E8%88%87%E6%88%91%EF%BC%8C%E4%B8%80%E5%88%87%E9%83%BD%E6%98%AF%E5%9B%A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