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4日

【荒野台南人物誌】自然流動的荒野氣息~黃嘉隆老師 台南分會編採志工:文圖/曾畹鈞(喜馬拉雅貓)

自然流動的荒野氣息,當你留下,只因為真心想駐足。

一直到採訪結束,還是不知道嘉隆老師的自然名,或許因為他一直給我非常荒野的溫暖,以至於完全忘記了原是我記憶荒野人必要的標記——自然名,在此時反而變得模糊。

黃嘉隆老師
「荒野保護協會台南分會第二任分會長」,是在曾文社區大學生攝影課認識嘉隆老師時,他的荒野頭銜。但直到今晚的採訪,才知道他的荒野年資其實幾乎與荒野保護協會同期。1994年在墾丁國家公園解說員研習中認識徐仁修老師,開啟了自然生態保護同好的緣分,只是當時協會活動範圍多在台北,還在中部唸大學的嘉隆老師礙於距離並未能積極參與協會創立。直到1995年協助台中分會創立,才逐漸持續參與荒野的推廣。後來來到台南,不過當時覺得成立台南分會或許只是將相近似的團體,例如鳥會、紅樹林保護協會等的人員重新分配而已。但卻在高雄分會協助辦理自然觀察、生態攝影等活動中遇見愈來越多「生面孔」,漸漸感受台南地區對於自然生態的熱情,於是提供了自己在安平的安親班,作為大家聯絡聚會的場所,慢慢形塑了台南分會的雛形。
對談中,有些時間記憶是跳躍的,偶而還要拼拼圖校對時空與回憶,這也正凸顯了多年「荒野」生涯的豐富——從高中生種植花花草草的啟蒙,大學植物學系的本科,國家公園解說員研習的延續,一直到培訓了台中分會與台南分會第一屆解說員,甚至擔任了5年多的台南分會會長,我想這也是嘉隆老師持續以各種形式行走在荒野的原因,這自然流動的荒野氣息就像是呼吸一樣存在著。
話鋒一轉,聊到現實面的衝撞,嘉隆老師說制度的維繫,牽動於同心一意的微妙與弔詭。在一人一線的無限中,這的確是最大的難處。但在這樣的心情下,我還是可以感受到荒野人的溫暖與堅持,這正是荒野最迷人的地方,隨時隨地都歡迎你沒有負擔的來去,當你留下,只因為真心想駐足。
常理而言,熱情就像煙火,燃點瞬間最為奔放,然後,漸漸漸漸無聲又無息,希望牽動熱力延續的引力過大,可能嚇跑志工,引力太小又可能只是一次次聚沙又散,嘉隆老師謙虛地說,如果說對於荒野台南分會曾經有過影響,應該就是終於在任內達成與第一任分會長雅茵近似理念的想法:建立了幹部任期制度,避免過度消耗熱心的付出,畢竟夥伴們除了是荒野志工,也都有各自的紅塵俗事忙碌著;還有推動每一定觀地點每年至少辦理一次活動,讓實際行動延續熱情也累積經驗,醞釀出不似北風狂放反如陽光溫煦的耐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