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0日

反對解編曾文溪水源保護區(之三) 引狼入室的急水溪水源保護區解編案——東山嶺南村反垃圾掩埋場奮戰十年 文/攝影張讚合(河烏)

朱淑娟的“捍衛正義——烏山頭水庫保衛戰

104/10/26 報載,經濟部次長兼水利署長楊偉甫專程到台南來,為議長李全教倡議的玉峰堰解編案作背書。楊次長表示,立法院經濟委員會通過的主決議已經成立,經濟部水利署將編列預算埋設工業用水的專管,只要玉峰堰改供工業用水,上游土地就可以不受民生用水的嚴格限制,也就可以朝保護區解編邁向一大步。


這個訊息讓我想起楊次長為朱淑娟「捍衛正義——烏山頭水庫保衛戰」一書所寫的推薦序最後一段:「在過去的歲月裡,我想我們都曾不止一次地失望過,尤其在一樁樁環境污染的惡訊紛至沓來後,我們都沮喪地感嘆這世間已無清流淨土可言。然而,每當我看到像陳椒華和朱淑娟小姐這樣為守護環境而奮鬥不懈的勇者,我知道這片土地的未來仍有希望;……心中一直堅信,只要有愈來愈多的人對生活的這片土地存有感情,願意誓言終生守護,總有一天,我們必能像從前般開心地仰望澄亮的藍天白雲,無憂自在地造訪那清淨的青山綠水。

朱淑娟的書生動地述說一場奮戰十年、可歌可泣的環境運動,一個世外桃源的農村,為了保護家鄉免受垃圾掩埋場的威脅,在陳椒華老師及其團隊的帶領下,以堅毅不拔的勇氣,終於獲得最後勝利,也終於保住烏山頭水庫不受污染。而這整個故事,就起源於200127經濟部的一則公告:「台南縣急水溪原水已改為專供工業用水使用,原台灣省政府七十二年六月二十二日七二府建六字第一四九一六五號函公告之急水溪水系新營淨水場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域及管制事項暨其主管機關應予廢止。」

真是好一個「改為專供工業用水」!看來用「工業用水」作為理由,把一個水源保護區解編掉,並不是什麼新鮮事。那時的台南縣政府(縣長陳唐山)興奮地宣布:「急水溪水系新營淨水場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在縣府及各級民意代表努力 下,經濟部已於九十年二月七日以經(九) 水利字第○○七六號公告廢 止。」台南縣政府的興奮是有理由的,因為就在經濟部公告解編後的第五天,2001212,台南縣政府的環評專案小組就順利通過了永揚、南盛隆兩家垃圾掩埋場進駐東山鄉嶺南村。這一片無憂自在的青山綠水,面臨前所未有的威脅。

急水溪水系新營淨水場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是在1983622由當時的台灣省政府公告劃設的,面積210.4平方公里,位於急水溪中上游,以新營市東南方台糖公司新營總廠急水溪攔水壩起,溯及上游及龜重、六重、白水溪等支流,至白河水庫止,東山鄉全鄉都在這個水源保護區內。按照自來水法的規定,自來水保護區根本就不能設置垃圾掩埋場。可是台南縣政府卻以自來水公司未表示反對意見作為理由,在19999月及20001月分別受理南盛隆與永揚兩個垃圾掩埋場的審查,而且在20005月就開始進行環評專案小組的實體審查。配合這項審查,當時民進黨執政的經濟部竟然也以「地方要求」與「限制地方發展」為由,邀集相關單位召開「曾文溪、急水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檢討」的研商會議,並在200127正式公告解編急水溪水系的保護區。台南縣政府也就堂而皇之地通過兩個大規模的垃圾場同時進駐東山鄉嶺南村。212環評專案委員會迫不及待地通過之後,59就通過環評大會,925正式公告審查結論。這整個過程,嶺南村村民都被蒙在鼓裡。

等到嶺南村民聽到「風聲」的時候,永揚已經取得縣政府核發的同意設置許可證。他們成立了自救會,積極向環保團體求援,終於獲得台南環盟陳椒華、黃安調的聲援與指導。他們在環盟的帶領下,到台南的自來水公司陳情不當解編水源保護區,也遠赴台北向水利署陳情要求恢復保護區。但是保護區的解編已經生米煮成熟飯,無可挽回,要以恢復保護區作為反對掩埋場的策略已經完全不可能。還好,陳椒華老師很快就發現掩埋場對烏山頭水庫構成極大的威脅。它雖然不在烏山頭水庫水源保護區裡面,但僅隔著一條稜線緊鄰烏山頭水庫集水區。如果它的污水隨地下水流進烏山頭水庫,後果不堪設想。因此,這個掩埋場的議題就從一個小村落面臨的的危機變成了整個烏山頭水庫的保衛戰。這一場「烏山頭水庫保衛戰」,直到2011413賴清德市長根據升格後的第一次環評大會的決定,公佈撤銷永揚十年前的環評結論,這個艱辛的奮戰過程才算落幕。

水源保護區解編能為地方帶來繁榮麼?也許,那些把土地出賣給掩埋場的人是發了一筆財,但是他們的鄉親卻得承受污染帶來的痛苦。朱淑娟的「捍衛正義」書中,記述一位不願賣地給掩埋場的老農,只要他願意賣,說不定可以賣到一兩千萬,從此可以過個富足自在的生活,但是他跟朱淑娟說:「這樣害到別人啊,我有利、別人就不利,整個村子都不能人了啊,這款代誌甘湯做?」這真是動人心弦的真情流露。急水溪水系水源保護區的解編,用「看守台灣協會」謝和霖的話來說,只是「引狼入室」,也許可以讓少數想賣地的人發一點財,但是對絕大部分鄉親來說,卻只是災難的開始。

楊次長兼署長向來是環運人士敬佩的長官,我們不清楚楊次長這次專程來替李全教議長背書的目的何在。由於東港溪與急水溪的解編案都是過去民進黨執政不久後就急著進行的事,不知道是否因眼看民進黨又要執政了,想要把「功勞」做給現在執政的國民黨?我們呼籲楊次長以及水利署的長官們,不要受地方豪強政客的威脅,做好我們該有的國土保育、水資源保育,讓青山常在、綠水常流。 
龜重溪匯入急水溪

大門緊閉的新營淨水場

嶺南村民為環境打拼的照片陳列在活動中心內

嶺南里活動中心


永揚掩埋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