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7日

【活動花絮】20160416 親海小旅行台南潟湖體驗趣-青山港汕沙洲之旅

分享文~白楊樹
連日來的豪雷雨讓我們決定降低大家曝露在海岸線上的風險而取消公開的行程,當日太陽公公努力的露臉,帶著溼涼的南風,老天爺著實賞了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
台南澙湖海岸線中就屬"青山港汕"沙洲最為悲情,在青山漁港外港南側突堤效應作用下, 一入沙洲迎面而來的是平行原來沙洲地圖的消波塊大軍,其上的積水凹壑經浪打日曬,有著與後灣"故鄉的那把塩"異曲同工之妙用。向前行,多名釣魚大哥聚集在浪潮紊流最烈的末端,期待今天有個好收成。此地開始沙洲向東擺尾,迫使我們必須進入沙灘而偏向東行,接續沙洲上取而代之的是綿延不絕的兩道生態工法,第一道"竹樁工法",利用竹樁間產生紊流,將浪帶來的細沙停滯留於現地,初步防護網形成,另一道是"沙腸袋工法",無論是連續以不織布腸袋或以一米見方不織布沙袋連續腸狀擺設, 將逐漸淤積的七股潟湖內抽沙乾燥,再將其注入預先不織布縫合好的腸袋中,形成了目前青山港汕沙洲的"骨架",徒步至沙洲尾端盡入眼瞼的震撼是二月份沖毀的沙洲而形成了第二個孤島(台南第一孤島圍網仔寮汕),殊不知進行了無數個週末,目的為的是讓這孤島重回青山港汕沙洲的懷抱。然而行進間兩三道交錯的沙腸袋,層層疊疊,似乎也告知了我們此工法將成為"永續工程"。
持續向西偏移的沙洲讓人疑惑七股潟湖是否會在不遠的未來將"台灣第一大潟湖"拱手讓出?亦或我們不願見到的潟湖消失?維繫沙洲的命脈其中重要的是"出沙量與入沙量須達到平衡",若入沙源補充不及,沙洲不斷淘沙流失且勢必一路向東偏移而消失,那依靠潟湖生活的蚵農們情何以堪啊!
這次兩位小夥伴攀木蜥與水黃皮陪伴近四個小時徒步行程,也讓行程中多些玩味,回程在旅程即將抵達終點時,在潟湖巧遇漁人大哥,或許對小朋友長期豔陽下徒步的不忍,主動邀請順道載送,讓我們這次親海小旅行多份難忘的插曲,感恩!















分享文~雪鴞
連日陰雨,今日放晴,涼風烈日下的親海小旅行,正宜。
一個因曾文溪四次改道而形成的全台第一大潟湖-七股潟湖,這些年來因黑面琵鷺的到訪讓它為此聲名大噪。而這種被當地人稱為「內海仔」的潟湖地景則全因著外環沙洲的保護才得以存續,然,近年來因海岸退縮,造成沙洲流失,其中又以「青山港汕沙洲」最為嚴重。
徒步行走這一段正在消失的海岸,熟悉的消波塊及水泥堤防這些令人詬病已久的護堤方式也隨著我們漸離岸邊逐漸地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沖竹樁工法、地工砂腸袋工法,輔以抽沙養灘等方式的新護堤法,但是這些種種的努力明顯仍難敵大自然的力量。
走在以高強度織布加工縫製而成的砂腸袋海岸,這種有別於過往的消波塊堤防工程,正試圖以最少的人工材料達到安全、生態、綠化的護岸方式,但,仍擋不住海岸的向內退縮,一路下來,看到了我們為了護岸而決定棄守美麗海岸的決心,也看到了砂腸袋上大自然永不放棄美化這世界的深淺青綠。
四大兩小,在緩步行走三個半小時的「青山港汕沙洲」後,來到折返點,怪手機具們正奮力的進行著「七股潟湖航道疏濬工程」,這個從104831日動工但不知何時能完工的疏濬工程,是個當地人都知道的「永續工程」,那個四、五十年前是現在兩倍大的七股潟湖,就只能留在當地居民的腦海中了,腳下踩著這塊擋不住消失的土地,步伐很難再輕快。在頂著日頭、伴著風沙的沙洲上席地而坐地吃完中餐後,繼續接下來的回程路,託兩個小小娃的福氣,在最後三十分鐘的路程處,潟湖上一艘正準備返家的漁船熱情地說要載我們一程,船上,這不同於走在岸邊的潟湖視角,讓人手不停地猛按相機快門,觸手可及的蚵架、近在身旁的浪花、純樸的漁民,這是一幅最美的風景,一幅值得為它努力的風景
當陸地的第一道防線「沙洲」不再、孕育海洋資源的「潟湖」消失,未來勢必變得更不可測,這消失的沙洲除了原就不可抗力的自然變遷(東北季風及海流沖刷以及近年全球暖化、海平面上升),人為不適當的開發(曾文溪上游的曾文水庫蓄水攔沙,造成下游沙源不足;突堤效應<堤防或港口興建後阻絕輸沙路線,導致輸沙上游側海岸堆積,輸沙下游側侵蝕的現象>)是否才是造成它今天急遽變化(1989年至2002年間,退縮約700公尺,沙洲高度自6.5公尺降至1公尺)的原因。即便如此,在沙洲上的馬鞍藤仍未放棄守護著這片沙洲前,我們都不該輕言放棄!
謝謝白楊樹、藍默蝶、赤揚、攀木蜥、水黃皮一起的旅行,今天就結束在冰淇淋紅茶、蚵嗲、漁獲競標聲中的青山漁港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