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日

反對解編曾文溪水源保護區(之四)東港溪水源保護區解編的慘痛教訓~藍色東港溪期待起死回生 文/圖 張讚合(河烏)


(東港溪攔河堰)
    東港溪是屏東平原上最主要的河流,發源於瑪家、泰武山區,主流、支流構成的整個東港溪流域,包括了內埔、麟洛、萬巒、竹田、萬丹、新園、潮州、崁頂、東港等鄉鎮,在東港出海。這是一個山川明媚、農產豐饒的流域,在這個流域內,不僅地面水豐盛,地下水與湧泉更是遠近馳名。在伏流湧泉的補注之下,東港溪終年有水且水量穩定。

    由於這裡距離高雄很近,水利單位很早就想用東港溪來提供高雄的民生與工業用水。1976年,政府在距離出海口不遠的地方興建了一座「東港溪攔河堰」,攔取的河水由「港西抽水站」以專管送去鳳山給水廠(不在鳳山區,在林園區)。1987年,內政部劃設「東港溪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整個東港溪流域都劃在保護區裡面,面積廣達410平方公里。雖然說,水源保護區應該是不能有營業性的養豬場的,但是政府卻沒有能力嚴格執行,以至於東港溪流域水質逐漸受到污染。環保署雖然曾經做過若干規劃,想把東港溪的污染整治好,但是執行的魄力根本不夠,多半流為空談。
    1997年台灣爆發豬口蹄疫,豬農損失慘重。1998年環保署開始擬訂計畫要趁這個機會對養豬業進行大整頓,但是對象不是東港溪,而是高屏溪、淡水河、曾文溪、大甲溪、頭前溪等五大河流域。20008月提出離牧政策的補償基準後,在高屏溪雷厲風行地進行養豬場的拆遷作業,高屏溪流域的養豬業全部停擺。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同年11月,在屏東縣政府的要求下,經濟部宣布解編「東港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這一解編,讓高屏溪流域拿了拆遷補償的養豬業者紛紛轉移陣地到東港溪流域。
    我們很難理解屏東縣政府要求解編東港溪保護區的心態是什麼。固然那時的東港溪已經有相當程度的污染,但是解編就等於是正式宣告放棄這條河流。有人說,東港溪是「被遺棄的河流」,這種形容一點都不為過。現在的玉峰堰水質水量都還好得很,怎麼有人忍心這樣就把它遺棄呢!
    由於東港溪污染嚴重,從東港溪攔河堰抽取的水只能作為某些工業使用。現在因為高雄地區缺水危機愈來愈嚴重,水利單位在鳳山給水廠設置東港溪原水的前處理工程,預定2017年底完工,希望能在高屏溪水資源面臨危機時,好歹讓高雄人多少有水可喝。沒有能耐恢復自來水保護區,只能以這種變通的方式來做。這樣做出來的水,難道不是等同於「再生水」嗎?他們有多大的能耐可以做出來作為民生用水呢?如果不去關心河流的污染整治,而只是想用所謂「前處理」去處理被污染的河水,對河流環境並沒有任何助益。
    養豬業與水污染是不是非得劃上等號不可呢?也許是,也許不是。在理想的情況下,養豬戶的豬糞尿在經過厭氧消化後,沼氣用來發電,沼渣沼液則在適當條件下作為有機肥料回歸農田。沼渣沼液回歸農地,可以減少農地對化肥的使用,避免土地酸化,從而增進土地永續利用的肥沃度。最重要的是,由於豬糞尿充分利用,不再排入河川,從而挽救河川因畜牧業所造成的嚴重污染。當這些配套都順利進行時,台灣的養豬業不再成為環境殺手,養豬業也就可以得到認同與接受,這個與稻米同等重要的產業也就可以順利經營。據我所知,東港溪流域已經有少數養豬戶做到這種理想境界。如果大家都可以做到,藍色東港溪說不定可以起死回生。
(港西抽水站)
(東港溪潮州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