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日

反對解編曾文溪水源保護區(之五)-- 異哉所謂「玉峰堰工業用水專管」文/圖:張讚合(河烏)

(玉峰堰)
    20151019日,立法院經濟委員會預算會議通過一項玉峰堰工業用水專管的決議,全文如下:
    「據查台南市曾文溪玉峰堰每日供水4.5萬噸,因為水質較不穩定,目前經由山上淨水場第一次處理後,需再送潭頂淨水場進行第二次處理,方可供應民生及工業使用。若可以只經由山上淨水場處理後,直接透過新建專有管線送到工業區廠商使用,不僅可提升民眾飲用水品質外,潭頂淨水場亦可增加每日4.5萬噸處理能力,對於目前台南地區轄內淨水場處理能力不足,可以立即有效改善。建請經濟部檢討推動,以確保民眾飲用水安全,並提升供水穩定。提案人:黃昭順 翁重鈞 李貴敏」

    這項決議通過之後,台南市議會議長李全教就很興奮地在台南舉行記者會。根據1026日媒體報導,李全教指出,提出「工業專管」方案,將玉峰堰水源調整為工業用水,供應南科或台南科工區等產業運用,水源不再是民生用水,玉峰堰上游的曾文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就可以符合解編的條件。「保護區變更為非保護區,地價馬上增值一倍」。由此可知,「玉峰堰工業用水專管」就是表示「朝保護區解編的目標邁向一大步」。經濟部次長兼水利署署長楊偉甫也表示水利署年底就要編列預算,明年初由南區水資源局與水公司選定埋設專管路線。
    李全教為什麼這麼確定這個「玉峰堰工業用水專管」的決議就是為解編曾文溪水源保護區做準備?我們查過的資料,發現經濟部在94日已經對「水質水量保護區劃定、變更及廢止作業要點」作了巧妙的修正。本來在2010年公佈的作業要點規定只有「水質水量保護區全部水源不再作為自來水用途」才可以廢止保護區,但是新的規定卻增加了「自來水供水標的非供家用及公共給水者」也可以予以廢止。後者隱含的意義似乎是:雖然玉峰堰還是自來水公司經營的自來水,但是因為它以專管送去南科,變成了「工業用水」,所以它就不是「家用及公共給水」,於是玉峰堰的自來水保護區就可以解編了。
    因此,這個所謂的「專管」,承擔著唯一的任務,就是解編曾文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離開這個任務,這個所謂「專管」就毫無意義可言。立院經委會的決議文完全迴避解編的議題,水利署、南水局也好像盡量想迴避解編的議題,希望專從供水穩定的角度來談專管。由於台南科工區距離太遠,不可能作為玉峰堰專管送水的對象,南科就是唯一「強迫中獎」的對象。南科是高科技工業,不可能像高雄臨海工業區那樣接受髒水,因此要讓南科接受,最自然的結論應該是先把玉峰堰所在的山上淨水場「更新改善」,讓它產生的自來水可以達到更好的標準,可以直接送去高科技產業的南科,不必再經潭頂二次處理。
問題是:當自來水保護區解編之後,玉峰堰根本就不可能維持現在的水質。依據自來水法設立的自來水保護區,是目前唯一足以阻擋污染性工廠、養豬場、垃圾掩埋場進入的法律屏障。當保護區解編以後,這個法律屏障失去了,污染性工廠、養豬場、垃圾掩埋場就要大舉進入「南楠玉左」(南化、南化、玉井、左鎮)地區,曾文溪的污染沒有任何其他方法可以避免。那時的山上淨水場無論怎樣「更新改善」,都不足以承擔淨水的任務,那時的專管還能有什麼用?花大錢蓋出來的的專管,喔!大概不會是蚊子管,而是蟑螂管。
以「改為工業用水」作為解編保護區的理由,在台南就有前例。急水溪水系新營淨水場水源保護區的解編就是以「急水溪原水已改為專供工業用水使用」作為理由的,解編的結果不是真的「改為工業用水」,而是整個新營淨水場宣告放棄。如果說,那時的急水溪已經有相當程度的污染,在沒有能力解決污染的情況下只好宣告棄守,這個聽起來總算還有那麼一點理由。可是現在玉峰堰水質良好,為什麼要棄守?當這裡又被棄守以後,還能保證哪個保護區不被棄守?200311月,水利署曾提出一份「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縮編政策評估說明書」,很清醒地表示:「水體水質惡化不能作為變更自來水保護區之理由」,因為只有努力改善水質,才能保住水源供應。玉峰堰的水質還相當良好,有什麼道理以所謂的「工業用水專管」來解編一個保護區?

(山上淨水場)

(潭頂淨水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