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4日

【關懷水利】農田水利本來就該由國家預算支應-在「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部門座談會」培力組組長 張讚合

農田水利會的經費,在停徵會員會費以後,基本上仰賴政府「補助」。我想說的是:農田水利業務根本不需要政府「補助」,因為農田水利本來就應該由國家預算支應,這種預算支出不應該叫做「補助」。
在不久前剛通過的「國土計畫法」中,把國土分成四個功能分區:國土保育地區、海洋資源地區、農業發展地區、城鄉發展地區。農業發展地區之所以必須特別劃出,因為大家都已經體認到農業事關糧食安全的國防大計。在國防發生危機的時候,我們可以不必滑手機,卻不能沒有飯吃。因此,農業工作者就像保家衛國的軍人,農委會就像國防部,農田水利單位就像部隊裡的軍團。這樣的團隊當然要由國家預算來支應,這種預算不能叫做「補助」。更何況農業不僅有著糧食安全的國防作用,農田景觀對國民健康的維護、農田灌溉對地下水的補注、農田用水與農作物對二氧化碳的吸收作用以及對氣候的調節作用,這種種的「外部效益」都是整個社會共享的,農民的收益只是農業整體效益裡的一小部分,因此農業發展地區實際上就是廣義的國土保育的重要組成部分,維護農田就像維護森林一樣,關係到子子孫孫的永續發展。因此,農田水利由國家財政預算來支應,這是天經地義的事。
從前「以農業培養工業」的時代,國家經濟主要靠農業來支撐,國家財政收入主要靠對農民的剝奪。那種時代有其不得不然的時代性,恐怕無法過度苛責。當工業發展起來以後,農民成了社會上的弱勢族群,從民國82年開始,農民不必再繳「水租」,農田水利會的主要收入就變成了政府補助。「補助」這兩個字象徵著政府對農民的「德政」,是因為政府要照顧弱勢的農民,所以才用這種「德政」來補貼農民。看來這種以「補助」之名來顯示政府「德政」的思路,也反映了某種時代性。但是時至今日,當我們發現到農業與農民對整體國防安全與國土保育的重要性時,農民就不再是那種可憐兮兮的、要靠政府「補助」才能過活的弱勢族群,而是保家衛國、為子孫後代保育國土的戰士。用國家預算來解決農田水利問題,就是整個概念轉變的起步。
當我們確認農田水利理所當然要由國家預算支應的時候,就是我們確認農田水利會該由農民團體轉型為政府部門的時候。也許可以在做必要的整併以後,直接把各個農田水利會改組成農委會農田水利處下轄的各個分處,譬如嘉南農田水利會就改組成「嘉南農田水利分處」。這樣改組以後,農田水利單位就成了政府組織裡的一環,而水利會的從業人員當然也就是具有公權力的公務員。也許,最基層的「水利小組」仍然應該保留作為農民團體,具體的轉型方式應該可以理性討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