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6日

【水資源議題】玉峰堰工業用水專管期中審查會發言稿(作者:張讚合)

IMG_6988.JPG
玉峰堰工業用水專管期中審查會發言稿
105/9/23 我代表荒野保護協會前往水利署南區水資源局參加”玉峰堰水源運用檢討及工業用水專管細部規劃期中報告“審查會議。以下是我的發言稿:
作為NGO團體的代表來參與這項會議,我想我們的主要任務是把我們的憂慮表達清楚,以作為水利署長官、各位委員、相關機構以及撰寫報告的顧問公司的參考。


一、所謂「玉峰堰工業用水專管」,從民國92年出現以來一直到現在,都只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就是藉此解編曾文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去年9月4日,經濟部還特地對「水質水量保護區劃定、變更及廢止作業要點」作了修正,增加「自來水供水標的非供家用及公共給水者」就可以廢止保護區。這個修正有可能是跟去年10月19日立法院經委會通過玉峰堰專管決議相呼應的。只要山上淨水場的水可以專管直接送去南科或樹谷工業區,它雖然還是「自來水」,卻已經不是「家用及公共給水」,於是曾文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就可以宣告廢止。如果玉峰堰工業用水專管正式成案,曾文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勢必解編,玉峰堰水體水質就根本不可能維持。

二、期中報告所提的各種方案,都是以玉峰堰水體水質可以維持作為前提的。第一個方案專管送去樹谷,第二個方案專管送去南科,由於樹谷與南科都是高科技業,對水質要求甚高,他們甚至認為山上淨水場出來的水質仍不夠高,仍得經過潭頂淨水場二次處理。如果要把山上淨水場的清水直接以專管送去樹谷或南科,山上場的設備就得進一步更新改善。可是,如果因為專管成立、保護區解編,山上場的更新改善又有何用?因此,不談專管則已,要談專管,就必須強調以保護區不解編作為前提。

三、期中報告所提的兩個替代方案,我個人認為是很有創意的。如果是山上場處理過的水直接匯入潭頂淨水場清水池,省錢省時省力,又可以真正騰出潭頂場的淨水處理空間。這個方案不再是工業用水專管,不會造成保護區解編,只要對山上場的設備作必要的更新改善,讓山上場清水跟得上潭頂場就可以了。從期中報告的論述來看,山上場的更新改善技術上並不困難。

四、另一項替代方案,將玉峰堰原水送去曾文場,雖然也有創意,也不涉及工業用水專管,但因曾文場緊鄰嘉南大圳南幹線,從南幹線取水相當方便,水質也好,要他們從玉峰堰拉管過去,大概不會有人願意。

五、在曾文淨水場即將完工的情況下,恐怕不存在潭頂場「增加每日4.5萬噸處理能力」(立法院經委會決議文原文)的急迫性。如果這個急迫性不存在,維持現狀可能就是最好的方案,也就是零方案。將來必要時,對山上場的設備進行更新改善,以便將山上場的清水直接匯入潭頂場,會是可以考慮的選擇。

六、作為環保團體,我們想強調:曾文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不僅保護玉峰堰水體的水質水量以保障自來水水源,更重要的是保護整條曾文溪的河川水質。在這河川污染嚴重的時代,難得曾文溪的水質還可以維持基本的清淨,可以說,這是水利署各級長官與自來水公司不畏強大的政客壓力、力保曾文溪保護區的成果。這個成果得來不易,必須永遠維持下去。只要曾文溪水體水質可以維持,我們支持對曾文溪河水更進一步運用的其他水利措施,例如台南大湖(作為農業灌溉用水)。

七、自來水保護區解編容易、劃設卻很難。好不容易劃設的保護區輕易解編,就會連帶激發其他保護區裡的政客們要求解編他們當地的保護區,連鎖效應一發不可收拾,解編政策的決策者將淪為斷送國家水資源的千古罪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