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9日

【野溪探查紀錄】1027長枝坑溪、東勢坑溪



照片與文字記錄人:吳仁邦

自曾文水庫台3縣(水庫路)轉入147線,就能見到沿著147線西側的長枝坑溪,水保局南投分局總共在莫拉克水災後,進行了總共七期的治理工程,最後一其第七期工程完工後,未見到水域漁類等生物,因此採長期監測調查,嘗試借以了解長枝坑溪後續的狀況及記錄。






盡管已經進入秋季枯水期,但河溪治理工程的人工構造物,部分阻斷表層水流,導致變成伏流水,但部分反而成了非自然深潭,阻斷了縱向原本的河溪生物通道。
若是不下水,連要涉水溯溪往上游前進都極為困難,下水,會遇上深潭與結構物極大落差高度,人根本無法攀爬上去,那原本可以溯溪往上的水域動物呢?人造結構物,跌水或其他設施,枯水期反而變成水域動物被關閉於特定小型水潭中,當水完全枯竭後,注定只有乾枯一途~







歷經多年民間團體的參與及監督政府機關的河溪治理工程,河溪邊坡護岸長是爭執問題,河溪一旁的地主或呈情人總是自我感覺良好的要求一定要水泥垂直護岸,只為保障自身安全,機關及工程設計工程師得負責的做好防災治災的安全問題,不然會被告「國賠」,愛好自然及民間團體,卻是得要賣力用力為不能人類語言的野生動物們爭取保全他們的家園,更需要棲地多樣化才能養活不同的水域動物們,野生動物們只求一條活路及世代生生不息而已,但常常卻會被自私人類厭惡及滅絕。

護岸至少最基本也要像這樣可以攀爬上下才對
我常會對需要擔負河溪治理工程的政府機關及負責規畫工程們說,如果連設計者及管理者自己都無法攀爬的護岸或河溪人造結構物,就沒有資格說自己設計建造的結構物是對的。
市郊或山野的工程護岸,如果連最起碼攀爬通行的要求都做不到,我們又哪能為野生動物們保留安全可以生活的家園?
如果我們改造河溪面貌,卻是讓我們人類更無法親水親近河溪,那我們只是將河溪視為人類自私需要的臭排水溝。




再見到這種令人痛惡,不明究裡一大片以除草劑噴灑的畫面,這樣要怎麼提供優質的野生動植物一個好生活的家園呢













鹽膚木幼苗

青葙

山黃麻幼苗

短腹幽蟌

山野溪谷中,常常喜歡尋找不同足跡,有靈長類的,有鷺科的,也常會有其他動物足跡。

獼猴的排遺





台灣河溪因為降雨匯流大量的水,造成河相的物理性運動刷深或推移不同大小礫石,有的被推移到更下游而去,有的會適時地在河溪中堆積,偶而會有深潭形成,但至少也是大小礫石由淺到深,順著走下水中都能度水,不像人造的結構物,會難以攀爬或是泳渡、穿越





空拍「長枝坑溪」1
右岸大範圍噴灑除草劑
河道中斷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