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28日

「一個公園,兩樣情」 文 青鳥 / 任荒野台南三崁店組長


這個月的三崁店定觀,我們發現入口左邊、墨西哥合歡前這塊草地,生氣蓬勃,長出了不少的「雜草、雜樹」,包括強勢外來種「小花蔓澤蘭」,幾乎快佈滿整片草地了。但是公園主要道路的另一邊,草地矮矮的,甚至有幾塊露出了土壤。
圖 / 青鳥

我們一邊忙著紀錄上傳物種資料,一邊徒手拔除小花蔓澤蘭,往柏油路上集中,後來一輛小發財車開進來,車上的工人邊罵邊把路中央的雜草往草比較長的那邊丟。一問之下才知道他是台糖雇用來整理環境的工人,是負責道路右邊這片土地,而左邊那片是由南原公司負責養護。工人說,我們把雜草丟到路中央,他覺得很困擾,因為他的主管會責怪他沒有清乾淨。不過我更在意的是,他把草皮理的太短了,這樣會影響到即將到來的蛙況。

我們與公園的距離、我們與荒野的距離,一直很難找到一個平衡點。公園,不是只有人類的公園,它也同時是動植物的公園;如果想要公園裡多一點生態相,那他的環境就應該是道路左邊這樣;如果道路右邊這樣的整理法,雖然取悅了許多人類,但我們想保護的青蛙將越來越少。

#公園生態化
#棲地守護
#生命教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